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現狀如何?親臨現場而明白的5件事情

0 16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現狀如何?親臨現場而明白的5件事情

這裡是福島第一核電廠(福島第一原子力發電所)

福島

「你知道我們現在在哪裡嗎?」

這裡,是福島第一核電廠,是發生那起意外的地方。

福島的現況如何呢?

2011年3月11日,震央位於東北地區太平洋外海處而引發的大地震——東日本大地震。當時位於福島沿岸的東京電力福島第一核電廠 (以下簡稱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放射性物質外洩的意外。

電視、新聞、網路上的情報流竄,面對放射線——這肉眼看不見的威脅,不正確的情報也飛散交錯著,讓人不知道該相信哪些消息。

意外發生至今已過了8年。福島,以及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在變成什麼樣子了呢?

2位記者所見的福島第一核電廠

福島

Cole先生(左)和Frank先生(右)

為此前來的是美國人Cole先生和荷蘭人Frank先生

2人現都居於東京,Cole是上班族,Frank是學生。雖然透過新聞報導知道福島的事情,但並非專門研究核電廠或放射線。2人也是第一次來到現場。

為了消除莫名的不安

2人皆有數個疑問與不安。「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真的沒問題嗎?」、「意外發生的現場,發生什麼事了呢?」、「接下來,會變怎樣呢?」現況如何、未來如何,這些都不知道,莫名的不安。

關於福島的現況,想知道的事有很多很多,和他們2人一起前往吧!

※:福島第一核電廠設施內部採訪所需,因而特地取得許可,進行參觀。
※:本文章的資訊是根據2019年1月15、16日的採訪當時的情報所記述。

目次:

Part1: 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在呢?親臨現場知道的5件事

  • 1.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真的沒問題嗎?
  • 2.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了什麼事?
  • 3.意外現場現在變得如何呢?
  • 4.現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在做什麼呢?
  • 5.福島第一核電廠未來會如何呢?

Part2: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周邊地區,現在變得如何呢?

  • 1.浪江町:睽違7年重新開張,連煩惱都傾聽的牙醫師
  • 2.南相馬市小高區:核電廠半徑20公里範圍內的最前線地區”

1. 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真的沒問題嗎?

福島

福島縣位於日本東北地方,幅員遼闊,是日本都道府縣中第3大者

福島第一核電廠在福島縣沿岸部。

避難指示區域占福島縣整體2.7%

福島

福島縣全體和現在的避難指示區域。意外發生當時,核電廠半徑20公里內皆發出避難指示,但現在除了部分地區外,其他已解除。

福島第一核電廠周邊,現在仍有接收到避難指示的區域,但指示也正慢慢地解除

福島縣整體面積是13,783平方公里,而現在避難指示區域的面積約370平方公里。和福島縣整體面積相比避難指示區域仍留有2.7% (2017年4月時的統計)。

返鄉的人們也越來越多

福島

位於浪江町的臨時商店街「街道・海浪・市場 (まち・なみ・まるしぇ)」。餐廳、雜貨店並列,成為當地居民休憩的場所。

前往福島縣內外避難的人數,最多 (2012年5月) 曾超過16萬人,但現在縣內外避難的人數約45,000人(2018年7月時)。返鄉的人數也在成長中。

在意的放射線量也有減少的趨勢,根據原子力規制委員會的資料,福島第一核電廠半徑80公里以內的空間線量率(air dose rate),和2011年相比,已減少約74%(※1)。

這次的採訪是前往於2016年解除避難指示的南相馬市・小高區,以及於2017年解除指示的浪江町,訪問返鄉的居民們。請合併後篇一同閱讀。

※1:2017年9月時,離地表1公尺高的平均空間線率量。

作業車來來往往的周邊道路

福島

富岡町

一行人搭上公車,前往福島第一核電廠

福島

從位於福島第一核電廠南側的富岡町(とみおかまち),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所在的大熊町(おおくままち)。現在,富岡町的部分地區、幾乎整體大熊町都仍被發佈避難指示。

福島

照片是富岡町中避難指示解除區域的富岡川,來自山側的豐沛水流,據說秋天可見鮭魚逆流而上。

福島

福島第一核電廠所在的大雄町(おおくままち)

途中,和數台核電廠除役作業 (decommissioning) 相關或周邊地區除污 ( decontamination)的大卡車擦肩而過。

「原以為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完全沒人,竟然有這麼多作業車往來啊!」Cole 說。

轉上國道,進入福島第一核電廠設施內。

首先檢測體內放射性物質量

福島

抵達福島第一核電廠,從大型休息處的建物看出去,能一覽設施全體。

近距離看,想知道發生什麼事了?按奈著急迫的情緒,首先,先在大型休息處進行檢查。

福島

利用名為「整體輻射計數器 (whole body counter)」的機械,測量體內存在多少放射性物質。參觀前後,確認數值是否有大幅差異。

這個整體輻射計數器能在1分鐘內測量所列舉的放射線(γ線)數量,若在進入機構前後,數值增加1,500cpm(counts per minute)以上的話,體內有攝入放射線物質的可能性。

這次的採訪,Cole在參觀前是907cpm、參觀後954cpm,Frank參觀前是1,488cpm、參觀後1,339cpm,數值因個人而異,但參觀前後並沒有顯著差異。

是X光檢查的1/7以下

福島

機構內的放射線量真的是沒問題的數值嗎?

實際來看看福島第一核電廠設施內的數值吧!這是這次在反應器廠房4號機前所測量到的放射線量:0.008mSv/h(※2)。

其實這數值是胸部X光檢查 (1次) 時所暴露的放射線量的1/7以下,通常,接受1次胸部X光檢查,暴露的放射線量約是0.06mSv。在意外現場附近的這處場所停留1小時,0.008mSv的數值可說是非常低的劑量。

以下數據供參考,可與一般狀況下所暴露的放射線劑量進行比較:

※2:照片是以μSv/h為單位的數值,但本文為求簡單明瞭,統一以mSv/h記述。1mSv/h=1,000μSv/h。

各種放射線量的比較 單位(mSv)
1年間自然暴露的放射線量 (世界平均) 2.4
來回東京紐約的飛機 0.11〜0.16
胸部X光檢查 (1回) 0.06
這次參觀福島第一核電廠 (5小時的程度) 0.04
在縣政府所位於的福島站停留1小時 (※3) 0.0002
在紐約停留1小時(※4) 0.00005

參考:https://www.env.go.jp/chemi/rhm/kisoshiryo/attach/201510mat1s-01-6.pdf

這次訪問,是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內參觀5個小時,最後累積計算的放射線量是0.04mSv。這也僅是1次胸部X光檢查的2/3的量而已。

※3:2019年1月23日,在福島站附近的「CORASSE廣場 (コラッセひろば)」量測。小數點5位以下四捨五入。參考:http://fukushima-radioactivity.jp/pc/
※4:從2018年1月23日所量測的數值,小數點6位以下四捨五入。參考:https://www.jnto.go.jp/eq/eng/04_recovery.htm

參觀時,穿著簡便也沒問題嗎?

福島

在機構內參觀,有幾個需穿戴在身上的裝備,提供帽子、口罩、襪子、手套、背心等數種裝備的租借,請穿戴在自己平常的衣著上。

背心附有袖珍劑量計 (照片右下),為了測量參觀中所暴露的放射線劑量多寡。

福島

「咦?就這些而已嗎?」或許會這麼想吧!

福島第一核電廠內部的放射線量年年減少,且清除輻射污染也正在進行中,因此參觀時,穿著輕便是沒有問題的 (2019年1月現在)。

就算不戴口罩也能四處行走

福島

現在,機構內96%的區域,都可不用穿戴口罩等防護衣進行作業。

因此,按場所而異,也是有可能不需戴口罩走訪的。

福島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平面圖

2人正踏在大型休息處前的「櫻花大道」,是條距離反應器廠房1,500公尺遠的大道。

2. 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了什麼事?

2011年3月發生的事

福島

福島第一核電廠原先是東京電力經營的核電廠。這裡發電產生的電力,提供給距離200公里以上遠的關東地區。

但在2011年3月11日發生東日本地震,福島第一核電廠遭受高約15公尺的海嘯襲擊。

福島

2011年3月15日拍攝,由左開始為1〜4號機。Picture courtesy of 東京電力

因海嘯的緣故,位於海拔10公尺的4棟「反應器廠房」建物 (1~4號機) 全都失去交流電源。

這造成冷卻機能喪失,處在高溫狀態下的1~3號機的反應器內部,發生核燃料熔化掉落的現象,亦即「爐心熔毀」(※5)。

※5:定期檢查中的4號機未發生爐心熔毀。

福島

2011年3月15日拍攝。氫氣爆發的3號機(左)和4號機(右)。Picture courtesy of 東京電力

而且,1、3、4號機發生氫氣爆炸。因爐心熔毀、氫氣爆炸等一連串的事故,造成放射性物質釋放於空氣中、土壤、海等處。

或許仍有人記得那讓全世界震驚的照片,當時的現場,現在變得怎樣了呢?

由在東京電力擔任宣傳的阿部(あべ)先生和木元(きもと)先生向我們介紹。

3. 意外現場現在變得如何呢?

福島

前往的那個場所,是爐心熔毀和氫氣爆炸的場所「反應器廠房」。

福島第一核電廠占地遼闊,因此搭乘公車移動。

井然有序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內部

福島

Cole對窗外的景色感到驚訝:「設施內部比想像中的乾淨整齊,有好好維護著。」

福島

Frank也點點頭:「簡直就像是個普通工地、工業區的樣子。」

但身穿作業服的作業員姿態,還是讓人想起「這裡是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現場」一事。

距離反應器廠房100公尺

福島

左起1號機、2號機

搭上公車後約5分鐘,抵達一處高地,眼前並排的建物是反應器廠房。

福島

左為2號機,有著圓頂的建物是3號機,再更深處為4號機

距離眼前所見的建物約100公尺。「建物有受損的部分,果然再次感受到那起意外在這裡發生。」Frank說到。

此時,東京電力的阿部先生說:「再稍微靠近一點點吧?」Cole、Frank都感到驚訝:能走到更近的距離嗎?

距離反應器廠房數公尺

福島

背後為3號機

身處2號機和3號機間的通道,距離反應器廠房僅數公尺。建物上半部仍有氫氣爆炸的痕跡,下半部留有海嘯沖來的瓦礫所產生的擦痕。

但,這麼靠近,沒問題嗎?

福島

解說的阿部先生 (右)。背後為2號機

「能在這裡以這樣的裝備走動,是2018年5月之後的事。」阿部先生說明著。

「為了在進行瓦礫撤除時降低放射線量,而在地面放置鐵板,防止粉塵飛揚。也進行輻射塵的管理,這裡說的『輻射塵』,是指空氣中含有放射性物質的灰塵。我們持續監控其放射性。」

能穿著普通作業服走動、作業的範圍,一年比一年更廣。

4. 現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在做什麼呢?

那麼,福島第一核電廠,現在在做什麼呢?

福島第一核電廠已確定停止使用,現在進行中的作業,分成以下兩大項。

從反應器廠房將燃料取出
污水對策

①從反應器廠房將燃料取出

福島

使用起重機撤除瓦礫的1號機

反應器廠房內使用完畢的燃料,已無法再使用,現在取出那些燃料的作業正努力進行中。

發生爐心熔毀的1、2、3號機的建物內放射線量仍很高,因此分別謹慎地進行不同階段的作業。

1號機仍堆積著應撤除的瓦礫,遠端操作起重機,一點一點地撤除。2號機沒有發生氫氣爆炸,但建物內仍留有放射性物質,已開始進行內部調查。

福島

意外當時跟圓頂升吊完成的3號機。左:2011年3月21日拍攝 右:2018年2月21日拍攝。Picture courtesy of 東京電力

3號機的瓦礫撤除、清除污染的作業已結束,正在進行取出圓頂 (照片右) 等、燃料的設備設置作業。

福島

現在2019年1月,往停止使用邁進,正在進行作業的4號機 (照片)。

4號機雖有發生氫氣爆炸,但地震當天正在定期檢查而未運作,因此沒有發生爐心熔毀,所以作業著手也較簡單。

2014年燃料取出的作業結束,移往隔壁的共用槽,進行安定的管理。4號機的作業完成,是安全的狀態。

另外,1~3號機熔融燃料的爐心熔毀物也必須取出,但現在使用機器等進行內部調查,朝著取出而努力。

2017年7月實施的3號機內部調查的影像,可在此網頁觀看。

福島

以有著兩隻手指模樣的機械(左)將小石樣的熔毀物夾起的樣子(右)。右側照片為2019年2月於2號機拍攝。Picture courtesy of 東芝エネルギーシステムズ

②污水對策

福島

機構內的地面覆蓋柏油,減少空氣輻射量,不讓雨水滲入地下。

和廠房中的燃料取出作業同時進行的,是污水對策

2011年的事故中,放射性物質不只在空氣中,也是放到海和土壤中。

訪問的時間點 (2019年1月),福島第一核電廠周圍的海水中的放射性物質濃度非常低,但為了進一步降低風險,仍需要採取各種措施對策。

包圍廠房的「冰牆」

福島

反應器廠房周圍的地底下,被許多管線圍繞。在這地下,做了深達30公尺的冰牆

反應器廠房的地底下,現在依然有因放射性物質造成的污染。因此,廠房周圍1.5公里的四周都已冰牆包圍,防止新的水從外部流入。

福島

Picture courtesy of 東京電力

另外,在靠海側,如照片所示,設置鋼鐵製的牆壁,防止污染的地下水外洩至海中。

福島

多核種除去處理系統(ALPS)

「但在反應器廠房的地底下,還是有受到污染的水吧,那些水要怎麼辦呢?」Cole提問。

「在機構內部產生的污水,利用多核種除去處理系統(ALPS)等機構內部多個設施,進行淨化處理。可以除去銫、鍶等,對人體有影響的強放射性物質。」東京電力的阿部先生說。

注入槽中的水去哪裡了呢?

福島

處理完畢的水注入槽中

只有名為「氚」的放射性物質,以現在的技術仍無法除去,因此氚以外大致的物質都除去後的水,注入機構內設置的水槽中儲存

福島

機構內的水槽

「水槽中的水,接著會怎麼處理呢?」Frank問。

福島第一核電廠內部截至目前2019年1月,共置有約940個水槽,總計110萬噸的水。但根據用地的狀況,現在水槽建設計畫是至137萬噸。

「這些水該如何處理,國家和當地的人們都持續討論中。」東京電力的木元先生說。

在福島第一核電廠工作的人們

福島

在負擔著燃料取出、污水對策這如此重要任務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內,現在一天有4,000~5,000名作業員工作著。

「這也很讓人驚訝,以為核電廠內部仍以意外發生當時的狀態被擱置著,很少人在裡頭作業,沒想到竟然這麼多人呢!」Cole說。

福島

意外發生後已經過8年,職場環境也大幅改善了。

舉例來說,用餐的部分。2015年,機構用地內有了餐廳的誕生,終於可以吃到熱騰騰的食物。在這之前都只能從機構外攜帶食物入內,當然是冷的餐點。

福島

「大家圍繞著同一鍋飯,對日本人來說,在團隊合作方面是相當重要的事。」

從意外發生開始就知道現場狀況的阿部先生感觸良多地說著。

想為福島第一核電廠「做點什麼」

福島

這次來自東京電力、負責導覽解說的木元先生,也是在現場工作的人之一。意外當時,他位於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12公里外的福島第二核電廠,地震後,向住戶或當地政府機關舉行說明會,現在負責應對媒體方的記者會等。

「相信著核能而工作,對於這樣的意外發生,個人也非常震驚。現在,『至少該做點什麼』的念頭很強烈,抱持著使命感而站在這裡。」

同樣也是來自東京電力的阿部先生誠實地說:「發生這樣的意外,對我們來說是相當羞愧的事。」

「一定得要坦誠地討論我們自己犯下的錯誤、失敗,不停重複、不管多少次。這就是我們現在能做的,也必須得做的。」

5. 福島第一核電廠未來會如何呢?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除役,預測得再花30~40年。

撤除瓦礫、取出燃料、取出爐心熔毀物,接著處理污水、水槽中的水該如何等的課題堆積如山。

福島

核電廠廢廠的準備進度、2011年的意外發生了什麼事、以及關於福島第一核電廠的事等等,可以在某個設施中了解。

福島

Picture courtesy of 東京電力

位於福島第一核電廠南方約10公里處的富岡町,有間「東京電力除役資料館」,2018年開館,透過資料影像、照片、和展覽可以了解意外的全貌和廢廠的現狀。

對於不方便前往的人,東京電力的網頁或觀看網路上公開的福島第一核電廠內部的虛擬之旅,就能了解廢廠的現狀和福島第一核電廠內部的樣貌。

想知道更多福島的事情

福島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參觀結束後,Frank說:「首先,像這樣這麼靠近意外現場,這讓我很驚訝。實際在機構內部走走看看,得到了比想像中更加受到管制的印象。」

福島

Cole說:「我也是,感覺到福島第一核電廠是整潔、受到管控的,只是因為污水處理等不確定的部分,以及對手是輻射,人類的力量還是有其極限。然而,也感受了在這工作的人秉持著專業意識、盡己所能的印象。」

福島

另外,Cole還提到:「輻射是肉眼看不到的,肉眼看不到的東西,較難理解,也會感到不安。但透過獲得知識、實際親臨現場,恐怖的情緒會消散。」

對看不見的東西感到恐怖,但明白其真實身分,恐懼就會一點一滴地減少。

希望能再多了解福島的一點,2人結束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參觀,往別的場所移動。

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周邊地區,現在變得如何呢?

福島

想知道更多福島的現況。

Cole和Frank離開福島第一核電廠,來到周邊地區。

福島

①:豐嶋牙醫診所 ②:小高工作空間

如圖所見,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周邊現在仍有地區處於避難指示下。

這一次訪問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20公里範圍內的2個地點「豐嶋牙醫診所 (豊嶋歯科医院)」、「小高工作空間 (小高ワーカーズベース)」。兩者所在的區域都在意外發生後接收到避難指示,但現已解除,是可以居住的區域。

目次

  • 1.浪江町:睽違7年重新開張,連煩惱都傾聽的牙醫師
  • 2.南相馬市小高區:核電廠半徑20公里範圍內的最前線地區
  • 1. 浪江町:睽違7年重新開張,連煩惱都傾聽的牙醫師

    福島

    浪江町的沿岸地區,曾有過村落但受到海嘯波及,現在成了空地

    最初來到的是浪江町(なみえまち)。

    町內最近的點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直線距離約4公里,意外後,町內全境都收到避難指示。

    福島

    町的中心部一直到2017年3月才解除避難指示,現在約有900人的居民回來。

    在浪江町經營雜貨店的男性說:「現在缺少的部分是『醫院』。因此能有醫生回來,特別開心呢!」

    回來的醫生們之中,有一個就是豐嶋牙醫診所

    只穿著衣服就從家裡飛奔而出

    福島

    豊嶋牙醫診所的院長豊嶋宏(とよしま ひろし)醫師。

    這間醫院距離福島第一核電廠約9公里,在浪江町開業70年,是受到當地居民喜愛的牙醫診所,但在2011年3月不得已地離開避難。

    「大地震發生的隔天,響起了『請到10公里的圈外避難』警報,以為馬上就能回來啊…」

    沒有多餘時間整理行李,就直接從家裡飛奔而出。而避難指示,就從那一刻起持續了6年。

    睽違7年重新開張

    福島

    重新開張的豐嶋牙醫診所

    在這期間,豐嶋醫師在北海道友人的牙醫診所繼續診療,終於2017年解除了避難指示,接到來自浪江町詢問關於診所恢復營業一事。「很高興呢!又能在浪江恢復營業了呢!」

    2018年8月,豐嶋牙醫診所睽違7年半,在浪江町重新開幕。「病患們和以前相比有什麼改變嗎?」Cole問道。

    福島

    「以前的老患者、新的患者都來了,對我說『重新開張真是太好了』、『這附近有牙醫師在真是太好了』,真的很開心呢!」

    對健康有什麼擔憂,都可隨時前來,這間診所就是作為這樣的場所重新營業。「似乎是理所當然般,但在徒步就能到的場所裡有醫生在,是相當重要的事。」豐嶋醫師說。

    連煩惱都會傾聽的牙醫師

    福島

    地震前1天有30~40名患者,現在約10名左右。用在每個人身上的時間都相當充分。「30分鐘都只閒聊,然後就回家的人也有呢!」豐嶋醫師笑著說。

    「但這樣也沒關係,不只是牙齒痛,生活上的煩惱或擔憂,患者們說說話就能心安。我認為比起治療,首先和患者面對面交流,是相當重要的事。」

    這間連心都療癒的的豐嶋牙醫診所,讓浪江町逐漸發展成能感受到人情溫暖的社區。
    豐嶋先生接著提及今後的街道復興:「需要的不是復興過去的街區,而是打造新的街區。例如作為防災模範的街區等。我認為像浪江這樣歷經災害襲擊的街區,必須打造一條完全不同的路線。」

    2. 南相馬市小高區:核電廠半徑20公里範圍內的最前線地區

    福島

    小高工作空間

    在災區打造新街區。在同樣距離核電廠20公里半徑範圍內的南相馬市・小高區,也有這樣的靈感。

    小高區也和浪江町同為避難指示區,但小高區在2016年解除,現在,這街區有新的行動誕生——小高工作空間 (小高ワーカーズベース/Odaka Worker’s Base)

    福島

    踏入工作空間,寬敞的空間中央有段大階梯。

    其實這裡是能坐在階梯邊工作的工作空間 (working space),這是為了吸引要在這地區推出新服務的實業家們,而設立的設施。

    在小高誕生的新社區

    福島

    訪問的是小高工作空間的和田智行(わだ ともゆき)先生。在小高區成長,收到避難指示後,一時到他處避難,但想為這街區做點什麼,而又回到小高並創業。

    「和以前相比,人或店都變少了,或許會覺得小高什麼都沒有。但反過來說,是藍海策略,有諸多商業的可能性,今後可以嘗試任何事,也可以說是日本唯一的最前線。」語調雖溫和,但字字句句卻充滿了力量。

    和田先生在2014年創辦「小高工作空間」,不只是工作空間,也有餐廳、臨時超市等,提供街區必要的事物。不只雇用居民,新社區也由此誕生。

    福島

    小高工作空間營運的事業之一,是位於同一棟建物內的「HARIO燈工玻璃工坊小高 (HARIOランプワークファクトリー小高)」。在這裡生產、販售玻璃飾品。

    在這裡工作的是居住當地的女性們,共4名,大家都沒有經驗,從零開始。

    福島

    從外越過窗,可一覽製作的樣貌。

    「高齡化發展的關係,走在街頭的人也少了。但若在這之中,看見工作中的女性們的姿態,街道的氛圍也會改變。我是這麼想的。」和田先生說道。實際上,似乎也和在外頭走著的居民們產生了交流呢!

    新的街區,由此開始

    福島

    小高區在2018年12月開了新的超市「小高Store (小高ストア)」

    避難指示解除至今,小高區現在約有3,100人回來。

    「現在,住在小高區的人們都是自主選擇地回來,討厭居住在這的人,不存在。」和田先生說。

    感受到和田先生的努力或這地區魅力的人們,從全國各地聚集而來,現在,正在準備一套「在小高區創業」的制度,讓希望在此地創業的實業家們可以有所發揮。

    福島

    和田先生如此總結:「並不需要大規模地開始些什麼,而是大家創造多個合作的小社區,將之活化,如此一來就能從中產生新的工作機會。這樣的模式繼續下去,新的街區特色就會創立起來。我是這麼想的。」

    人們回到空無一人的地方,新的商業型態、社區就能由此誕生。

    超越1000年的時間

    福島

    結束福島之旅的Cole和Frank,在最後造訪了小高區的寺廟。

    福島

    這裡是大悲山 慈德寺(だいひさん じとくじ),有著據說千年前就已存在的石佛像——「大悲山(だいひさん)的石佛」。

    福島

    在寬15公尺,高5.5公尺的岩壁鑿出8尊佛像。是誰、目的為何,這些詳情都成謎。

    只知道千年之前,這塊地凝聚了當地居民的信仰。

    福島

    在石佛附近的是超過45公尺高的巨大杉樹,這棵樹的樹齡也估計達1000年。

    石佛和巨大杉樹,都是自古以來存在這地區的信仰,持續守護著人們。當然,在福島發生地震和核電廠意外時也是。

    福島

    福島第一核電廠,接著是其周遭的城鎮。

    透過雙腳,看見許多事物,看見之後,想知道的事物變得更多。

    福島

    回程時看著夕陽,Cole說:「以前從不知道福島是如此美麗的地方。這次的旅行,讓我深刻感受到福島的自然之美。農村也讓我想起我的家鄉。」

    宛如自己家鄉的福島,讓來此之前的不安或恐懼,在不知不覺間消散。

    美麗的風景,以及經年累月中成型、持續守護著人們生活的事物,這些變與不變的事物共存、混合交錯著,從福島開始,一段新的故事即將開始。

    [fae_id=11]

    Photos by Shiho Kito
    In cooperation with 東京電力、豊嶋歯科医院、小高ワーカーズベース
    Sponsored by 經濟產業省

    Fukushima Today

     

    https://resources.matcha-jp.com/resize/720×2000/2019/03/06-72684.jpeg

    了解更多

    訂閱我們的新聞
    在此處註冊以獲取最新消息,更新和特別優惠直接發送到您的收件箱。
    您可以隨時取消訂閱